探病

这是一篇以友希那的第一人称视角写的文章,你们可以认为是友希那在跟其他人对话,在思考,也可以认为是我在与其他人对话思考……这么讲是不是有点恶心?

 

 

 

“备用钥匙你知道在哪里的,友希那你自己开门进来吧我就不帮你开门了~。”

看着手机上莉莎给我发来的消息,我叹了口气,端起了放在门右边的那盆植物,钥匙就压在下面。

“打扰了。”我脱了鞋进屋自言自语道。

房间里很安静,似乎除了我之外没有其他的人,但我知道莉莎肯定在自己的房间里,而且就在我进门之前还在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莉莎,你在干嘛呢。”推开莉莎房间的门,莉莎躺在自己的床上,头上还贴着退烧贴。

“啊啦友希那你来啦,如你所见躺在床上休息呢。”说完话还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

“真的吗?”“真的哟,友希那难道还不相信我吗?”

“就是不相信你才这么问的啊。”我把包扔在地上,一下扑在床上,将手伸进被子里。手很快就触摸到了床上少女的身体。

“啊!友希那你干嘛!”

“我想干嘛你心里清楚。”目标并不是少女的身体,我继续往里面伸,摸到了我的目标——莉莎的贝斯。

将贝斯从被子中拿出来,看着嘿嘿傻笑的莉莎。“我在进你家门之前就听到贝斯的声音咯,生病了不好好休息还在家里练贝斯,知道你想要提升自己但不是这个时候哦,要是病更重了乐队反而会受到牵连的哦。现在快去洗澡把汗洗了然后好好躺在床上。”

“没想到友希那这么关心我和乐队呢。”莉莎嘿嘿笑着拿着换洗衣服去了浴室。

把莉莎“赶进”了浴室之后,我坐在这个熟悉的房间里。“想一下新歌吧。”这么想着,带上了耳机,拿起了刚刚莉莎放下的贝斯。

贝斯上还留存着少女的温度和体香。虽说从小闻到大,但这种味道依旧让人觉得舒服,安心,给人一种安全感……

………………………………………………

“喂友希那~起床啦~”

猛然惊醒。“我刚刚睡着了?”

“是啊,抱着我的贝斯睡着了。一边说着叫我别着凉一边抱着我的贝斯睡着了,真是让人担心呐~”莉莎摇醒我之后就规规矩矩的往床上一躺。

“呐友希那,帮我贴一下退烧贴吧。”“嗯,在哪里?”“应该在客厅的餐桌上。”

拿来退烧贴,坐在床边给莉莎贴好,我准备带上耳机继续想新歌。

“呐友希那。”“怎么了莉莎?”“头转过来一下。”“怎么了莉……”

头刚转过去,话还没说完,莉莎的唇就吻了上来。

好香……体香与沐浴露的香味混合在一起,以及那柔软的唇……

“莉……莉莎……突然怎么了?”

“友希那的脸很红呢。没什么哦,就是友希那这么关心我我很感动哦。这是谢礼。”莉莎笑着看我,那一刻,她真的很美。“友希那的脸红了呢,害羞了呢~”“才没有……”我把脸别了过去。

“叮咚~”门外传来了门铃的声音。

“莉莎,你爸妈这么早回来了?”“不会啊,他们没这么早回来的啊。”

“那我去看看。”我站了起来,去门口开门。

“果然是友希那前辈啊莉莎姐怎么…………欸???????!!!”门口站着亚子,燐子还有纱夜,但她们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友希那桑?没事吧?”燐子小心的问道。

“湊同学,究竟是今井同学生病了还是你生病了?而且看你的脸好红啊”

嗯??这是什么反应??

……………………………………

“啊抱歉抱歉,我看友希那睡得太熟了就偷偷给友希那戴上了以前早就想给友希那戴的猫耳,没想到一直没有发现呢,说起来友希那睡觉的时候我还拍了一张呢,抱着我的贝司戴着猫耳朵睡觉果然很可爱吧。”莉莎坐在床上把前面趁我睡觉拍的照片给乐队的其他三人看。

而那只猫耳被我扔在莉莎的床上。

其他三人看看照片看看我,一脸“我都明白”的表情。

“莉莎,闹得差不多就够了哦。”我咳嗽了一下。

“对了,说起来你们怎么知道我生病了的?太感动了你们都来看我。”
“我是收到日菜的信息说今井同学你今天请了病假,亚子是去你班级找你没有找到你问了你的同学知道你生病了,结果去找湊同学发现她也请假了,想想应该是先来照顾你了于是我们三个人便约起来到你家里来了。”纱夜解释道。

“太感谢各位了,给大家拖后腿了大家没责怪我还来看我真的是太感动了。”

“没什么,你要早点好起来哦,毕竟我们的目标是FWS呢,是吧湊同学。”

“是啊。”

看着嘻嘻哈哈聊天的四个人,偶尔这样子休息下聊聊别的……也挺好的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